-我在多伦多当洋人的太极教练赚了还是亏了

11月 18, 2022 推荐资讯

我在多伦多当洋人的太极教练赚了还是亏了

学员说:她可以保持这个姿势到永远!

口述:海伦(化名)

整理:艾可

海伦年过60,身手却很矫健。和她一起走路锻炼的时候,她会突然一下把腿搭上路边高到胸口的围栏,或者跳上一块窄窄的、兀立的石头,即兴表演一个“金鸡独立”。这些动作对我们来说都很“高难”,在她却如闲庭漫步。

她是一位太极教练,在多伦多的数个大学、高档俱乐部、政府部门、健身房教洋人太极。而且神奇的是,她没有什么“童子功”,而是年近半百才“半路出家”——之前是大公司的工程师,体面地上着朝九晚五的班。

从工程师到太极教练,是赚了还是亏了?让我们来听听她的故事。

本文人名是假的,故事是真的。

一、顺风顺水,从教授助理到工程师

我算是“自学成才”,出国前一直在北京一所高校做金属材料分析。一边带学生一边搞科研,还拿过专利、发表过十几篇论文。后来为了文凭读了个工业自动化本科,但还是继续原来的老本行。

1989年我到了加拿大,很幸运地找到一个在金斯顿(离多伦多250公里)女王大学材料冶金系当研究助理的工作,国内的经验都用上了,一点没浪费。

埃隆·马斯克读过的学校

干了三四年后,教授的研究经费不够,我只好回到多伦多。正好IBM招人,我就去应聘。虽然工作经验不对口,但凭着丰富的工作经历,他们还是聘我为合同工。一年之后,我就调去做新产品开发。

虽然没有相关经验,但我学得很快、干得很带劲儿,一个人干了四五种活儿,那帮工程师们根本离不开我;很快我就从合同工转成全职工。

后来我们整个公司从IBM剥离;我也成为产品工程师,还带了一个小团队。

再后来公司要提拔我,按照规定,先把我调到另一个部门。没想到刚去一个月,这个部门就要搬到墨西哥去,集体裁员。我拿着半年薪水的解散费离开了公司。那是2004年,在那儿一共干了10年。

二、接来父母孝敬,却被警告“违反人权”

早在2001年,我已把年迈的父母接过来。他俩当时都81岁了,父亲患有帕金森综合征,母亲有轻微的老年痴呆。我有一个哥哥在美国,父亲不许我们辞工回国照顾他们。老俩口虽不舍故土,终因年老体弱,生活难以自理,只好来加拿大了。

在公司的那几年,我每天上班前先为他们做好午饭,老爸中午加热一下就可以吃。下班后做晚饭还有其他家务,时不时还要带他们去看病,说实话非常累。

于是我请社工安排护理人员帮助老人洗澡,但社工一看我父母的情况,立刻就下了“警告”:你父母都是“失能”(Disability)人士,你不能把他们扔在家里去做一份全职工作。要么送他们去老人院,要么你辞工;否则是“违反人权”。

老爸为了不耽误我的前途,坚持要去老人院。刚开始去的那家离我家很近,但一年多后搬到了条件更好的华人护理院,开车起码要20多分钟;要是碰上大雪天,一个小时都回不了家。但我不管什么天气,每天下班后都去看他们;节假日就整天待在那里,结果很多人都以为我在那儿上班呢。

没想到,就在我刚失去工作的时候,老妈突然去世了!那会儿他们搬进老人院才三个月。

三、迫不得已改行——一边学一边教

这时候有人给我介绍一家著名手机制造商,可这家公司在滑铁卢(离多伦多100多公里)。我不可能带着老爸去,更不能扔下他自己去,就放弃了这个机会。

合适的专业工作不好找,我一边打一些杂工(翻译、卖中文软件、教中文、照顾老人等等),一边萌生了教太极的念头。我一直喜欢太极,在国内学过一些。教太极可以灵活安排时间,可以多多陪伴老爸。老妈去世后他更加孤独,对我更加依赖。

于是我参加了政府举办的“小生意培训班”,学到了一些“自雇”需要的财务、成本与市场营销知识。小生意大学问,这里面有太多东西要学啊,而这些东西是我过去20多年里在大学和公司里从来没有接触到的。

打太极作为爱好很轻松,教太极作为生意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我在国内学的那点远远不够,我就看视频、看书、跟不同的师父学,直到碰见我现在的师父。一边学一边教,现学现卖。学员问了什么我不懂的,我就去问师父。

学过的一部分书籍

我的第一个客户是护理院院长介绍的,是个日本人的健康中心。我当时非常紧张,本来就是新手,很多术语中文都还不熟,更别说讲英文了。好在太极可以用肢体语言示范,加上我胆子大,敢闯,还真就硬着头皮教下去了。

我到处去各个健身俱乐部找太极课。如果有,我就报名试听,看人家怎么教。如果没有,我就大着胆子毛遂自荐,说可以免费试教。一旦开始试教,我就使出浑身解数把学员留住,不然饭碗就没了。

练习太极柔力球

说实话,我当时还没想着弘扬中国文化,就是觉得喜欢太极,做一份喜欢的工作养活自己不挺好吗?就这样左边学、右边教,逐步突破技术上、语言上的一个个难关。

练习剑术

为了让学员不但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我把视频上、书上的资料整理、翻译成英文发给学员。比如说“八段锦”(健身气功),我可能是多伦多第一个教八段锦的。它有8个动作,我就把每一个动作的功能、好处都翻译成英文,打印出来给学员。他们一看就明白了,然后我再带着他们一遍遍地练习。

学生们都特喜欢我,说我是个特棒的老师!

教课

四、打进高端会所G,一教就是14年

我教过的地方有三所大学、三家医院,还有司法部、泛美运动中心、极限健身俱乐部等,还有高端会所;学员中CEO,教授、律师、法官、医生等等精英比比皆是。

要打进这家高端会所特别不容易!我一开始闯去的时候根本进不去,保安就把我拦下了,让我回去写邮件。后来通过熟人找到了联络人的邮件地址,来回发邮件,光是介绍太极和我自己就用了半年时间。

开始还只让试一节课。我只好一面认真备课,努力教报名的学员,一面争取更多机会。比如俱乐部有Party的时候,我就去做演示、发资料,还邀请一两个太极师父一起表演。每到圣诞节,还会送学员跟太极有关的小礼物,让他们更了解太极和中国文化。

要成为这间会所的会员,不光得付4万加元(约20万人民币)的年费,还要7个推荐人才能进去。我的一些洋学员听说我在这里教太极,都睁大了眼睛说:哇,我们只是听说,根本进不去!

我很自豪,因为我靠自己的努力成为这里的“常驻教练”, 已经教了将近14年,直到疫情才停止。据我所知,我是这里唯一的、大陆来的教练。所以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中国,不能给中国人丢脸。

获得裁判资格证书

五、我的洋学生们

每个新学员来,我都会问:你为什么来学太极?想达到什么目的?有人为了健康,有人因为好奇,还有人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知道他们的目的更可以有的放矢地教他们。我讲三个学生的故事吧。

有位老太太,先生是律师,去世了。她来的时候已经79岁,走路都是慢慢“蹭”着走的。她跟我练太极将近10年,直到去世。

老太太第一次带女儿、外孙来听课

她女儿在外地,每次女儿、孙子来看她,她就把他们带到俱乐部来上一节课。她外孙最早来的时候才四五岁,到后来都十几岁了。老人家这些年身体状况维持得很不错,所以他们全家对太极的功效都很叹服。

老太太去世后,她女儿还一直给我发哈佛有关太极的文章,一直到疫情开始后才没发了。

有个学生1月份来我这儿学,5月份参加安省武术锦标赛就拿了太极拳金牌,真给我争脸!因为她跳过舞,有一定基础,协调性很好。虽然是带着两个孩子的妈妈,她练得非常刻苦。

比赛那天,我是裁判之一;但下午必须到老人院陪老爸。当她把获奖的照片发过来的时候,我高兴得在老人院蹦起来!那是我的学生中第一个拿奖的。

学员喜获金牌

还有一个学生,家里很有钱。一开始跟班上课,后来就干脆上我的私授课。20来岁的人既不用上班,也不想上大学,还总是牢骚满腹。我就劝他,你那么好的条件,还有什么可埋怨的。他还愿意听我开导,也特别愿意跟我学。可突然有一天找不着他了,音讯全无。

过了一段时间,他爸打来一个电话,说他在戒酒所里。怎么回事呢?因为他急躁易怒,控制不住自己,喝酒后跟父母打架,他父母就把他骗到了一家封闭的戒酒所里。

他爸跟我说,他儿子特别喜欢太极,问我能不能写信鼓励、鼓励他?这下我有些发愁,写什么呢?英文也不够好。但我还是给他写信,鼓励他。后来,他竟然在戒酒所开课教太极!你看多有意思!

等他出来的时候,不但太极打得很不错,脾气也变了,也开始有朋友了。而且,他竟然能去一家超市打工!再后来,他上大学读了心理学。我真为他的进步高兴!我相信太极也是改变他的力量之一。

对了,他还拿了一次太极比赛的银牌呢。其实他的水平是可以拿到金牌的,只可惜比赛时太紧张,失误了。

在俱乐部做示范的年轻学员

有一位学员写了一封长长的信表达他对这门课的领受:他列出了学太极给他带来的14大好处,其中一条是:“在课堂上,我进入了心流状态;当课程结束时,我重新焕发了活力。我的头脑更平静、更专注;身体更放松、更健美。随着时间推移,我的敏捷性、协调性和力量都在提高。我很高兴找到了这样一门柔和而有效的训练方式。”

还有位学员惊叹:“海伦自己就是太极强大力量活生生的写照——她是我见过的最敏捷的人,当然不是最年轻的。她似乎可以单腿站立到永远;而且我有一种感觉,假如她的脚轻一点,就可以漂浮起来。”

2019年为多伦多“龙节”训练学员

2018年开始的“龙节”是一个展示中国文化的节日,我就组织了9个学员去表演太极。他们很开心、很积极,那天就在“龙头”前面表演,现场效果非常好。第二年我们又去了,人数更多,而且是在T台上,更是引人注目。

带领学员在“龙节”表演

当时的总策划还把我介绍给中国驻多伦多的领事,说这些表演太极的洋人就是她带来的,都是她的学生!可惜这两年因为疫情,这个节停办了。

六、钱不算多,但赚了满满的快乐

我的课酬每小时40到100加元不等,看每个学校和俱乐部的情况而定。教太极不可能一天8小时排得满满的,所以总收入并没有在公司拿年薪高。但如果现在让我选择更愿意干哪样,我会选择教太极。

担任裁判

为啥呢?虽然当年在公司干得也很开心,但我喜欢跟人打交道,喜欢帮助人;教太极让我能直接对别人的生活、健康等方方面面产生积极影响,能直接帮助他们,更开心!从学员的进步与收获中,从他们对我的尊重与感激里,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意义感;我还交了一大群各行各业的朋友。

而且,以前我用力过度落下的毛病——腕管综合征、“网球肘”和半月板损伤等症状都在这些年不知不觉地消失了。要知道曾经,我的“网球肘”痛得每年要打两次封闭呢。

还有什么工作比这种工作更利人利己呢?

七、感谢老爸,让我走上这条路

老妈去世后10年,老爸也去世了。那10年我几乎每一天都待在老人院,只要没有工作,就在他身边。老人就需要陪伴,陪伴比买什么都重要。我挺欣慰的就是这些年陪伴老爸,让他有一个安宁、幸福的晚年,按他的话说就是“老有所乐,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我父母都是普通知识分子,我们从小就目睹他们如何孝敬老人、帮助有需要的人。他们也处处为我们着想,无论是来加拿大还是进老人院,都是为了不耽误我们的前程。他们可真不想出国的。我们兄妹俩一来学到他们的善良,二来也是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我对老爸更是充满感激,正是为了照顾他,我才走上了这条惠人利己的太极之路。一开始没想着弘扬文化,但不知不觉就把太极和太极精神传播出去了!

我非常满意自己的转行,这份工作让我找到了意义,赚到了快乐,可以永远干下去。

海伦是个充满感恩之心的人,她总是提到她对父母的感激、对恩师的感激、对学员的感激、对每一个帮助过她的人的感激……她每天精神抖擞地工作、生活,还时不时四处游玩,没时间叹息。虽然这两年因为疫情不能现场教课,她也没闲着,义务翻译了很多健康小视频放到网上,帮助了很多学员。她也教免费的在线课,只要有人需要,她就乐意付出,因为感恩。

请问作为太极拳教练有前景吗

作为国粹——中国武术的总要组成部分,太极拳正逐步受到重视。作为教练,教授普及太极拳,事业前景广阔。祝前途无量!

请问作为太极拳教练有前景吗

大家常见老年人打的太极拳是一种在杨式大架基础上改编的,也有叫简化太极拳的。主要有24式、48式和88式。也有在杨式大架基础上加入了吴式、孙式的42式竞赛太极拳。而杨式大架是在去掉陈式太极拳弹抖发力,闪转跳跃的动作后发展变化而编成的适合于初习者和体弱者练习的套路,这些太极拳的特点是动作舒缓,架构舒展大方,形态潇洒漂逸,运动量较小,很适合老年人和体弱者练习,对老年人和体弱者具有较好的健身效果;而陈式太极拳是一种动作迅疾、发力刚猛具有格斗功能的太极拳,具有风格松活弹抖、气势威猛,运动量大。然被练习者称奇的是虽然动作迅疾、发力很大,但不会出现强烈气喘现象,而身体发汗多,健身效果显著,是一种非常适合中青年人练习拳种。
目前流传较广的简化太极拳主要在老年人中免费相传,所以习练者众多,而且这也是国家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力推广过的。
陈式太极拳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国家的扶持和支持下,陈式太极拳的传人将之公开后逐步在社会上流传开的,由于其学习难度大、教练少等原因,目前练习者稀少,其学费也高昂。目前陈式太极传人四大天王的陈小旺、朱天才、王西安都跑到国外去教拳了,只有陈正雷在郑州开有武馆,一般每期一月,学费500元,其次在河南温县陈家沟有这些人的同辈们和子侄弟子们开的学校。另外还和一支在北京的陈式太极拳新架的传人陈瑜等人,但他们没有开办正式的武校,只开些短期学习班,一般每期一周,学费800元,也有一些不以教拳为生新架传人只收弟子相授。
目前陈式太极拳传承少的原因,可能还在于其认证制度。一般他们只以弟子方式认证,没有一套严密的考评的规则和晋级制度。不象跆拳道、空手道以掌握技能水平晋级和按级别授拳。
至于杨式太极拳,除动作柔缓的大架外,还有其它套路,有动作轻快的杨式小架(也叫轻拳),也有发力脆快的班候十三炮捶等都适合中青年人练习。
对于吴式太极拳、孙式太极拳、武式太极拳、和式太极拳以及武当太极拳本人不曾涉猎,不敢妄谈。
以上只是本人练习太极拳的一些感受,谨为一人之拙见。如果你想当教练,可能楼上“与成功者为伍”的思路比较现实一些,即:开发年青人练习这块市场,但要作的工作是很多,也很难哟。
不管怎么说太极拳的确是我大中华的优秀文化遗产,发展太极拳任重道远,你若有志那就去试一试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