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快男重聚少男变成了再就业男团更有娱乐圈的沉浮记

11月 5, 2022 新闻资讯

07快男重聚少男变成了再就业男团更有娱乐圈的沉浮记

传媒樱桃派系【头条理娱君】特约作者,看娱乐热点深度解读,认准理娱君!

娱乐圈里的风光各不相同,但失意总有共通点。

当“2007快男”的陈楚生、苏醒、王栎鑫、王铮亮、陆虎、张远在2022年一同唱响《我最闪亮》时,还是熟悉的味道;

但是回望15年前的版本,却发现细节里已满是岁月和世事的蹉跎。

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笑泪感慨生活的苦和难。

时间这杆秤,对于巅峰时期的“快男”也没有失衡。

15年,对于这群曾经站在完美开局的男性们来说,因为选择不同,而走出了不同的人生。

15年后已是“再就业男团”

“2005超级女声”之前被何炅、黄磊邀约到蘑菇屋做客,周笔畅、叶一茜、纪敏佳与黄雅莉再次集结原本以为是老友记。

结果时光过去,少有交集的她们明显已经不熟悉,各聊各的或者干脆沉默,好不尴尬。

还好的是,即便陌生,但这群女孩还是成为了正式节目里的主要嘉宾,验证了咖位。

同样算是内娱选秀巅峰产品,“2007快乐男声”的陈楚生、苏醒、王栎鑫、王铮亮、陆虎和张远重聚,却只是在蘑菇屋的衍生节目,似乎迎合了他们的群名——“再就业男团”。

“07快男”算是“05超女”之后的巅峰,落差的确引人唏嘘。

对比女孩们之间的不熟,他们的情谊倒是依然深厚,多已娶妻生子的六人再集体睡在一间房,感受青春的记忆。

结果,王栎鑫和陆虎的鼾声二重奏让陈楚生半夜出逃;

听着王栎鑫的鼾声还要被其一直用脚蹬,王铮亮一夜不得入眠,清晨六点坐在门前看苍天。

比赛时都在一个城堡里同吃同住三个月,15年后重聚,曾经的少年如今入眠后鼾声重奏,青春记忆最后都变成了失眠和黑眼圈。

张远都忍不住感慨,王栎鑫的离婚或许与其特殊的睡眠习性有关系,莫名戳到笑点。

如今的“快男”们的确不再年轻,但是玩起来也还有调皮的模样,但是细品又都是时光的痕迹。

他们用综艺里常见的游戏方法隔空猜字答歌,除开陆虎为《延禧攻略》写的《雪落下的声音》被快速猜出,其他人的歌基本都被以“根本不红”、“他们不可能会唱”为由直接放弃。

场面的确很好笑,但是在“快男”之后15年,这群男孩变成了男人,却少有甚至没有代表作,这倒是映射出了失落感。

当看旧照剪影来猜人时,所有人看到曾经青涩的模样忍不住要捂眼睛。

可是却还是让人感触,那时候的他们打扮跟不上如今的审美,可眼里还有很多光芒,对于未来有很多希望。

都说男人至死是少年,可当他们开始怀旧时,也只是强装的少年。

如今都是30 的“快男”们不经意间就露出沧桑的一面。说好的夜晚把酒言欢,以“活该”作为主题来即兴创作,陆虎感慨的是他多年不红,其实归咎于总心有杂念,每当应该好好表演时,却被各种思绪羁绊,活该错失了被观众喜欢的最好时机。

因为《创造营》而再度出发的张远则有点倔强,笃定没有什么事是应该的,暗暗回击了被调侃是超龄爱豆的标签。

有人感慨,有人硬刚,老男孩们的感触都很直白。

他们重叙旧情,但也近乡情怯,听陈楚生唱响《有没有人曾告诉你》,王栎鑫低头抹泪,那首BGM似乎照亮他18岁时的高光。

陆虎一句“你好吗”,则让王栎鑫泪如雨下,33岁的他经历事业瓶颈、婚姻结束,比平常人生都要更早一步体会生活,他显然有点消化不来,最终都变成了眼泪。

都说王栎鑫还是少年心态,可33岁的年纪却让他感慨担子太重,承受不来。

看“07快男”重聚,他们头顶再就业男团的名义自嘲,甚至拿着当年比赛的的排名和PK来开涮,可是当说起如今第一名和第十三名都一同成为“再就业男团”的成员,语意里有洒脱,也有无奈。

那年夏天的他们

2007年的“快乐男声”是龙丹妮从跳槽风波后重回芒果接手的第一个选秀。

因为曾经的三届“超女”已有审美和人才疲乏之后,这一届的男孩们尤为出彩。

那年的龙丹妮借来长沙世界之窗位于山顶的天鹅古堡建筑当男孩们的宿舍,第一次尝试将真人秀的幕后与台前打通,奠定了“选秀教母”的名头。

龙丹妮的眼光也的确是好,“快男13强”各有各的味道。

抱着吉他的陈楚生性格内敛,总会把床整理得井井有条。

曾经在酒吧驻唱的他凭借一曲《有没有人曾告诉你》被认为有mix了齐秦和许巍的特质,连杨二车娜姆现场都感慨想做他的女朋友。

那年总决赛庆功宴后的派对设置在长沙芙蓉广场的一家清吧里,樱桃亲眼看到过陈楚生端着酒杯和恩师报喜,那时候的他认定即将要在乐坛大有作为。

和陈楚生儒雅内敛的气质不同,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的苏醒台上很能玩转音,台下则很直接。做每一个通告之前,都要询问工作人员该通告有什么具体效果。

如此在意KPI的艺人,苏醒渐渐就被认为很“难搞”。但他依然很傲气,因为亚军光环让他不仅快速发片,还跨界当上了主持人。

刚刚18岁的王栎鑫当年刚刚够上“快男”的报名年龄,虽然喜欢赖床,但他能唱海豚音。那年的维塔斯很红,王栎鑫赶上了这波热度,一路抢到第七名。

年少得志的王栎鑫很快就和俞灏明一同被张一蓓挑中,并将两人绑定出镜,一同成了汪涵在《越策越开心》里的小老弟。

2007年,天娱除开“快男”,还挖来了为青春美少女队、宝儿、安七炫等制作过音乐的司捷担任艺人总监。

他在“快男”之后开始打造男团,将当年“快男”的一众选手集体送往首尔集训。

此后,他定下13强里定位有点模糊的张远作为队长,加上并未跻身总决赛的马雪阳、李茂、刘洲成以及韩国成员金恩圣,成为了后来“至上励合”。

相较起来,当年只拿到第十三名的陆虎并不足够幸运,“快男”巡演结束后,在僧多粥少的天娱成了边缘艺人,他曾经感慨去一场演出时几乎没有观众互动,一番喊话后,原本就稀少的观众又走了两个。

和陆虎一样处境尴尬的还有王铮亮,因为参赛时已经29岁,原本就是声乐老师的他被质疑已经难以符合造星需求,但他却巧妙回击评委,笃定自己只为追求梦想,这并不应该被年龄限制。

内容来源《成都商报》

王铮亮为自己争取到了“07快男”总决赛的入场券,却并不能改变难以寻找到定位的事实。比赛结束后,十三强全部都签入天娱,而当时天娱已有李宇春、何洁、谭维维等等一众当红艺人,不仅资源分配紧张,人手更紧张。

如果不是通过比赛已经标签明显的艺人,几乎没有人手来单独进行全面的规划与定位,王铮亮也是其中一位。

如果说“快男”舞台上唱着《我最闪亮》的男孩们光芒毕现,那么,比赛结束后直接进入娱乐圈的他们则面对的是残酷的现实考验。

选择,决定了命运

在“快男”总决赛结束后踌躇满志的陈楚生最先被现实抽了一巴掌。

比赛后忙于各种商演的他声嘶力竭地唱出声带息肉,而原本想着要好好做音乐的他最终在演出和代言中疲于奔命,其身价一度被报道直逼周杰伦。

忙碌与大把的收入最终会让人迷乱。2008年底,陈楚生开始筹划与天娱解约。

为了表达挽留的诚意,2008年12月31日晚,芒果的跨年晚会给陈楚生安排了三首歌的表演时间,但参加了彩排后的他在直播前突然失踪,这让当时才接手天娱的龙丹妮在后台拍桌子骂人。

艺人解约原本并不是新鲜事,但是陈楚生给晚会直播开天窗,还是踩到了芒果的底线。

除开从芒果的荧屏里隐身,陈楚生与天娱的解约官司持续了三年多才尘埃落定,从2009年到2012年,三年时间里的他淡出大众视线,在选秀后迅速退热,而就在那时候,“天娱一哥”的位置已经被张杰坐稳。

陈楚生总被认为是“一手好牌打到稀烂”,多年后陆续在《越策越开心》、《天天向上》里道歉,才最终登上了《歌手》舞台,但娱乐圈不等人,陈楚生的确是出道即巅峰。

当年比赛里站在陈楚生旁边的苏醒更是拥有一双黄金之拳。

如今在社交平台里总调侃要给自己炒话题的苏醒曾经并不发愁资源,不仅跨界当上了主持人,芒果的综艺也都是常客。

为了让其音乐上可以突围,天娱也将其唱片约转给索尼唱片,与李易峰、胡夏、王野并称为“索尼四少”。

然而,打烂好牌的最终是苏醒的拳头,因为与“快男”后辈李炜争风吃醋,在颁奖礼后台上演全武行,最终让天娱公开发声,暂停两人所有工作。

此后苏醒宣布与天娱解约,开始自立门户的苏醒虽然还是玩酷不羁,但他总是自嘲要给自己做话题,自认是失业男艺人,虽然有玩味,但也映射出在一怒为红颜后的事业瓶颈。

在“快男”比赛13年后,他曾经参加“追光吧哥哥”,无奈这档比赛也并未带来太多曝光。

年少得志,总会膨胀,往往总结为命运蹉跎。

与俞灏明一同被选入《越策越开心》的王栎鑫却并未让张一蓓带他进入《天天向上》。

2008年,张一蓓带着团队从湖南经视转战湖南卫视,让汪涵带着欧弟等人组成“天天兄弟”,而俞灏明作为门面担当。

此后,俞灏明因为拍戏时遭遇意外,这也导致了他与王栎鑫开始各自为战。

在“快男”后并没有完整事业规划的王栎鑫陷入了打乱仗的状态,他发过唱片但反响平平,主持也并未拓宽路子,如果不是演了路星河这个角色留下了一些印象,曾经“快男”里的团宠差点被淹没在了时光里。

2015年率先进入婚姻的他在2020年宣布回归单身,如今前妻吴雅婷在恋综里透露出失意,王栎鑫也说起婚姻泪流满面,回不去的从前最终让他们都被困在伤感里。

可是33岁的王栎鑫在快速更迭的娱乐圈里,还有多少时间能浪费在情绪误区呢?

对比而言,在“07快男”里最先和天娱提出解约的王铮亮走出另一种路。

加盟张靓颖与前未婚夫冯轲创业的少城时代,他除开是歌手,也是公司艺人的声乐老师,并负责了许多音乐制作。

除开甩出一曲大红的《时间都去哪了》,拥有了一首广为传唱的代表作,也完成了幕后事业的转型。

而坐透了冷板凳的陆虎则沉心在幕后,因为《延禧攻略》的配乐而再次出圈。

2021年,他与陈楚生在音综里同台,一起经历了低谷之后再度携手,曾经的冠军和第十三名兜成了一个圈。

虽然如今他们自嘲是“再就业男团”,时间涤荡之后,他们并不算时代的眼泪,而是各自选择造就的命运走向,也有娱乐圈沉浮里的自持与清醒的现形记。

Ending

其实除开“再就业男团”,“07快男”里除开依然在线的张杰、魏晨,还有经历伤痛后成功转型的俞灏明、转型当上主播的吉杰、淡出视线的阿穆隆和姚政以及悄悄改行的郭彪。

15年过去,曾经唱着《我最闪亮》的男孩们最终都走出不同的路,如今回看,偶像剧都变成了人生记事簿。

庆幸的是,当年十三强并未彻底生疏。

比起“05超女”集合时的生疏,一群人即便嬉笑抹泪,还是彼此亲昵与搀扶。这反而更像是老友记,纵使有人身处高位,有人陷落瓶颈,但还好的是,私下情谊还在。

哪怕是被时光蹉跎成了一群普通中年的模样,哪怕合体也没能在综艺的正式版里成为主咖,可这份情谊在塑料感十足的娱乐圈社交圈里,还是挺可贵的了。

本文是作者作为“头条娱君”特约作者撰写,来今日头条看娱乐,有点有料有深度

创造营2020学员名单

创造营2020学员名单具体如下:

敖心仪、卞卡、毕少岩、陈珂、陈倩楠、陈柔冰、、崔文美秀、陈欣叶、陈俞瑾、陈卓璇、丁诗妤、冯琬贺、高直、黄碧茵、华承妍、黄恩茹、胡嘉欣、胡玛尔、黄若元、胡娅楠、黄雨晴、姜丹、吉扬柳、姜贞羽、康汐、李保怡、李丞汐、李惠玉、李佳恩、林嘉慧、李佳洁、林君怡。

刘梦、鹂蔓、李梦琦、刘念、拉娜、刘诗琦、刘些宁、吕欣蔚、刘雨露、李雨露、李紫梦、孟欢、妙静鸥、马思惠、马玉灵、庞雪倩、潘小雪、孙露鹭、苏芮琪、史芮伊、孙如云、沈小婷、舒一灵、宋宇苗、孙珍妮、田京凡、谭思慧、屠芷莹、万芳舟、文婕、王靖贤、王柯、王丽娜。

吴妙茵、卫倩妮、温馨、吴晓凝、王曦瑶、王雨朵、王艺瑾、伍雅露、王一桥、谢安然、谢安诗、希林娜依·高、许潇晗、谢樱俊、徐艺洋、姚慧、袁嘉艺、于扬子、余子鱼、张纯如、仲菲菲、朱苓、郑乃馨、张清、曾淑岩、赵天爱、钟欣、张欣媚、张馨文、张馨允、曾雪瑶、赵粤、张艺凡、周雨霖、张雅卓、朱主爱。

《创造营2020》希林娜依·高C位出道

《创造营2020》在2020年7月4日晚完美落下帷幕,这101位女孩的逐梦之旅也暂时告一段落,成团位只有7个,这是一场非常激烈的角逐,考验的不仅仅是选手的综合能力还有面对选择时的心理素质。101位女孩各有各的闪光点,但是名额有限,逐梦的道路永远不是只有一条。

《创造营2020》最终成团名单是希林娜依·高第一,赵粤第二,王艺瑾第三,陈卓璇第四,郑乃馨第五、刘些宁第六,张艺凡第七。

创造1012019成员名单

《创造营2019》学员共有99位,还有4位踢馆选手。99位学员名单为周震南、何洛洛、夏之光、赵磊、焉栩嘉、彭楚粤、刘也、戴景耀、贺俊雄、翟潇闻、姚琛、余远帆、李昀锐、张颜齐等,4位踢馆者为张远、高瀚宇、杨非同、高家朗。

2019年6月8日,持续三个月的《创造营2019》终于落下帷幕,这个夏天100个青少年聚集在一起,一起笑过哭过为了梦想努力过,终将乘风破浪绽放梦想。

第一名周震南,2000年6月21日出生于重庆市。2019年,作为选手参加腾讯视频青年团训节目《创造营2019》,最终以总决赛第1名的成绩加入男子演唱组合R1SE。

第二名何洛洛,本名徐一宁,2001年5月4日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2019年6月8日,在青年团训选秀节目《创造营2019》总决赛中获得第2名,加入男子演唱组合R1S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